阶层等级,之后的我们都变了吗

2019-06-12 17:16栏目:lom599

一部好的作品,在结束的时候留下的往往不是句号,而是更多的问号。这些问题引发我们的思考,促使着我们的改变。

      任何社会,都是有层级的,这是不争的事实。有人把社会分成三个层级,上层、中层、下层,三大层次中又各自分为三个小层级。 

伴随着中国的高速城市化进程,庞大的乡城移民群体两栖于城市和农村,市民化进程缓慢的困局一直牵动着人们的视线,该群体亟待于城市建立可持续生计以规避贫困风险,且为其市民化奠基。通过职业教育改善乡城移民生计资本束的水平,助推其在城市建构可持续生计是可行的。

图片 1

      上层社会是由大企业家、政治家、投资家、富二代、明星、名人等等组成的群体,这个群体最大特点就是人与人善于联姻和联手,比如我们经常看到这样的新闻:某企业家娶了某明星;某明星得到了某企业的原始股;某富二代跟某网红在一起了等等。

可持续生计;生计资本束;乡城移民;职业教育和培训

在最近的一段时间,《我不是药神》几乎成了所有保险代理员们的推销“敲门砖”。他们与潜在的投保人见面的第一句话,往往就是这句:“你看了《我不是药神》吗?如果你看过,就明白买保险的重要性了?”

      中层社会是由高管、白领、创业者、中小企业主、自由职业者等等组成的群体,这个群体原本应该享受安逸的生活,但是大家普遍焦虑不安。一方面高高在上的房价、冲击力巨大的互联网让他们没有安全感,另一方面房产造富、互联网造富等等财富浪潮又让大家蠢蠢欲动。

原题:乡城移民于城市的可持续生计之思:基于职业教育的视角

但是事实真的如此吗?

        下层社会的人,我不想用职业去划分,这会被认为歧视。我认为下层社会主要指没有生产资料、仅仅依靠出卖劳动力而维持生计的人,他们在夹缝里求生存。他们往往没有文化,不在乎尊严,更谈不上自信。

作者简介:张学英,天津职业技术师范大学 经济与管理学院、职业教育发展研究中心,天津 300222 张学英,女,河北唐山人,经济学博士,教授,硕士生导师,主要从事教育经济学、劳动经济学研究。

基于我对于保险一点不完全的小理解,以慢性粒细胞白血病为例,按照最新的重疾定义:

如何实现阶层跨越?

内容提要:伴随着中国的高速城市化进程,庞大的乡城移民群体两栖于城市和农村,市民化进程缓慢的困局一直牵动着人们的视线,该群体亟待于城市建立可持续生计以规避贫困风险,且为其市民化奠基。通过职业教育改善乡城移民生计资本束的水平,助推其在城市建构可持续生计是可行的。生计资本束是物质资本、人力资本、社会资本和心理资本构成的资本集合。职业教育关注职业能力的获得,通过提升人力资本水平使之接近体面就业从而获得就业稳定性;职业教育能提供向上的阶层流动路径,通过改善社会资本水平打开融入城市的通道;职业教育关注人的发展,能改善心理资本水平,通过引导其在城市建立长远职业规划,使在城市建构可持续生计内化为主观能动性。人力资本、社会资本和心理资本这三类非物质资本水平的改善可以通过不同的路径转化为物质资本水平,将乡城移民在城市建构可持续生计落到实处。

第一,保险协议上晦涩的医学术语,让我不清楚它是否满足赔付条件。

政治经济资本、自身素质是阶层划分的决定性因素。前者是先天的因素,自身素质大多是后天的因素。因此,要实现阶层跨越,提升自身素质才是根本。

关 键 词:可持续生计 生计资本束 乡城移民 职业教育和培训

第二,如果它满足赔付条件,一瓶正版格列宁在中国内地的售价为2万5左右,长期服药仅此一项的药费,就需要30万。按照现在工薪阶层的平均工资水平,50万的重疾险,可以说算的上是一个中等偏上的保障了。那么,保守估计,这个费用也仅仅够患者维持一年多的时间。

自身素质包括智商、情商、已经掌握的知识技能、社会阅历和见解等。要提高自身素质,首选途径就是得到优质的教育资源。但是,优质的教育资源是有限的,是需要争取的。放弃可能得到的优质教育资源,就增加了滑向更低阶层的可能性。

基金项目:2014年度天津市哲学社会科学规划后期资助项目“乡城移民建构可持续生计的研究——基于职业教育的视角”(TJJXHQ1402)课题负责人:张学英;天津市高校学科领军人才培养计划课题负责人:蓝欣:天津市高等学校“职教教师教育”创新团队建设规划项目(TD12-5044)课题负责人:曹晔。

当然,医疗保险有它存在的重要作用和意义。但是仅就这部影片中的情况来说,用这个例子来推销保险,不知道是否真的合适?

中图分类号:G710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9-413X06-0072-08

图片 2

DOI:10.13763/j.cnki.jhebnu.ese.2016.06.012

那么,真正推动变革的究竟什么?

经过近40年改革开放,中国经济社会发展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此间城市化水平迅速提升。与此同时,庞大的乡城移民群体两栖于城市和农村、市民化进程缓慢的困局也一直牵动着人们的神经。实现乡城移民市民化需要在城市建构可持续生计。什么是乡城移民于城市的可持续生计?为什么要促进乡城移民于城市建构可持续生计?乡城移民于城市的生计状况如何?怎样通过职业教育和培训助推该群体在城市建构可持续生计并最终融入城市?本文试图回答上述问题。

是影片热映后的舆论、新闻力量,是每年人大代表们提出了议案和建议,是国家更加完善的医改措施,是亟待提升的中国研发以及制药水平。

一、阐释:乡城移民于城市的可持续生计

图片 3

可持续生计的内涵

最近不断刷屏的"造假"疫苗,让不少家长人人自危,狂翻孩子的疫苗接种本。作为家长,谁都不能容忍对孩子的任何伤害,而假疫苗无异于谋杀。

1.可持续生计

除了国家相关部门的严查、严管,相应法律、监管体系的出台,我们还不禁要问,为什么在关乎儿童健康根本的疫苗、奶粉产品当中,居然有人敢冒天下之大不韪,来生产假疫苗,毒奶粉?为什么有人会选择这样的一种生活方式,为了挣钱而无所不为,无所顾忌?

20世纪80年代末,在世界环境和发展委员的报告中首次使用了可持续生计的概念,针对的对象是贫困农户,指要维系或提高资源的生产力,保证对资产、资源及收入活动的拥有和获得。目前在社会学领域中,可持续生计指个人或家庭为改善长远生活状况所拥有和获得的谋生能力、资产和有收入的活动。在可持续生计框架内,资产是核心内容,既包括存款、土地经营权、生意或住房等金融财产,也包括个人的知识、技能、社会关系和影响其生活的相关决策能力[1]。

图片 4

2.可持续生计的分析框架

有媒体报道,根据最新的2018年一季报数据显示,长生生物的销售毛利率高达91%,比贵州茅台还高。既然毛利率都如此高了,为何还要冒险造假?

最典型的可持续分析框架是英国国际发展机构(The UK's Department for 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DFID)的DFID所设计的模型,它以贫困农户为中心,认为可用人力资本、自然资本、社会资本、物质资本、金融资本来维持生计,并用这五类资本组合成了“生计五边形”,五类资本的数量、质量及组合,决定农户的资产状况。人们能够拥有可持续生计进而获得幸福的能力取决于所掌握的资产,拥有资产的数量及种类越多则拥有的选择权越多,确保生计安全的能力就越强[2];五类资本经过重新配置会带来不同的组合,资产的状况带来生计结果的改变[3],即可通过重组资本获得新的生计模式来规避变革中的生存风险。在制度和政策等因素造就的脆弱性背景中,贫困农户通过使用不同数量的资本或资本组合,可获得不同的生计策略以实现生计目标。制度和政策等环境因素,作为生计核心资本的数量、性质和状况,共同作用综合影响着贫困农户的生计结果,而生计结果又反作用于资本的性质和状况[3],即有利地干预和引导能将贫困农户推向良性生计循环,反之,则容易陷入贫困的恶性生计循环。联合国开发计划署通过探讨穷人所拥有的资产重新定义发展的概念,通过支持个体的才能、知识和技术,创造可能的环境,使其可以运用自身能力、实现潜能并最终得到发展[4]。

“资本来到世间,从头到脚,每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

乡城移民于城市的可持续生计

就算是没有读过《资本论》,相信大多数人对于马克思的这句名言也都不会陌生。只是,肮脏的真的是资本吗?

乡城移民要在城市建构可持续生计,须厘清两个问题:其一,什么是生计,哪些资本可以支撑生计;其二,乡城移民的可持续生计该是怎样的?

就像刀具一样,他在厨师的手中,是烹制美食必不可少的工具,然而在某些人的手中,却会化身为夺人生命的凶器。与刀具一样,资本其实也是中性的。有人说,肮脏的是人类的贪婪和对金钱、权利的追逐。但有时,原因其实比我们想象中的还要简单。

1.生计及生计资本束

图片 5

Chambers和Conway将生计定义为一种“建立在能力(Capabilities)、资产(Assets,包括储备物、资源、要求权和享有权)和活动(Activities)的基础之上的谋生方式”。作为一种谋生方式,生计需要一系列的支撑手段,本研究将这些支撑手段定义为一个包含多种资本的生计资本束,并在此基础上探讨可持续生计问题。作为生计的支撑手段,生计资本束是指个体在行动中可以获得回报的资源,这个资本集合应该具备如下特点:其一,涵盖可持续生计分析框架所需的资本;其二,兼顾物质资本和知识、能力等软性要素;其三,要促进人的发展。本研究中的生计资本束是一个由物质资本和非物质资本构成的资本集合,其中物质资本也称为金融资本、经济资本、财富资本,是指马克思资本概念下的劳动力、土地、资金和设备等生产资料,用来支撑生计定义中的资产;非物质资本则主要包括人力资本、社会资本和心理资本,用来支撑生计定义中的能力;物质资本和非物质资本的不同组合和不同资本水平,决定了不同的生计策略,进而影响着生计输出水平,其所附着的活动内容和形式也是不同的,对应于生计定义中的活动。在这个生计资本束中,非物质资本主要在知识、技能、社会关系、社会资源和心理等软性要素上发挥作用,注重促进人的发展,非物质资本也以此为媒介逐渐转化为物质资本,最终促进生计资本束水平和内涵的提升。

我们现在生活的这个社会,是高度分化的社会。可以说,我们每个人的生活,都需要依赖于另外一些职业群体。这些职业群体中的很多人,他们对于职业的选择,他们对于职业的态度,往往会影响到我们的安全和健康。例如教师、医生、法官、警察、厨师、生产厂商。很多时候,我们都感受不到他们的重要性,但是一旦个人的生命安全处于危险之中,或者是患上了某种疾病,此时,人与人之间的相互依赖就会凸显出来。但是,如果一个人选择了一份职业,并且仅仅将它当成维持生活的一种手段的时候,那么,就很可能会产生背离这个职业目标的一些行为,甚至会导致其他人的生命陷入危险,陷入不义之地。对于现代人来说,很多人很难区分职业和生计两者之间的关系。一些人在从事自己的职业的时候,不务正业;一些人仅仅将职业当做维持生计的手段。

本研究对生计资本束内容的界定符合资本概念发展的历史轨迹。马克思是古典资本理论研究的代表,认为资本主要指劳动力、土地、资金、设备等物质资本或者经济资本。随着经济的发展和社会的进步,学者们发现物质资本并不能解释个人和组织乃至一个经济体所获得的全部回报,于是舒尔茨等人提出了人力资本的概念,用人力资本解释个人收入水平的差异并测算人力资本对经济增长的贡献。后续的研究发现,若从个人的角度认识资本的概念,除了物质资本和人力资本,个人掌握的社会关系等资源也能为个人带来回报,于是社会资本作为一个新的资本概念应运而生。关注个体或某一群体建构可持续生计,离不开上述各类资本的共同作用。可持续生计中的资产在理论上应是资本组合综合作用的结果,故本研究提出用生计资本束作为核心概念,探讨该群体建构可持续生计的问题,将物质资本、人力资本、社会资本纳入生计资本束的框架体系[5]。乡城移民发生了地理位置的迁移,从农村向城市的迁移,同时面临着生产生活方式的转变,从平房住进楼房,从以农业生产为主转换为以非农业生产为主,生存上面临的巨大变化必然要求强大的心理调适能力,个体的心理资本水平和质量就显得尤为重要。因此,乡城移民在城市建构可持续生计时,因面临生计策略的改变与转换,其生计资本束应是一个涵盖了物质资本、人力资本、社会资本和心理资本的资本组合。

图片 6

体面就业是乡城移民在城市建构可持续生计的第一块敲门砖,也是建构可持续生计的经济基础,在此基础之上才可侈谈融入城市实现市民化。生计资本束中的人力资本与体面就业直接相关,从这个意义上讲,人力资本是生计资本束的核心,可视为建构可持续生计所需的“硬件”;而社会资本和心理资本则是建构可持续生计不可或缺的“软件”“软黄金”。

如果一个人仅仅将自己的职业看做一种生计手段,仅仅是用来获得一份体面的工资、维护自己的生活水准以及家人的温饱,那么在某些可能性下,有机会可以挣到更多的钱,有人给出更具有诱惑力的条件,他可能就会放弃这份职业所应担负的责任。

那么,情况会改变吗?

当我们谈论起冬天的雾霾天气,生态的污染、破坏时,每一个人可以说都是深恶痛绝。但是,这其中的大多数人往往并不会愿意为实际上解决这些问题做出一些个人生活上的改变甚至牺牲。我们出行还是开着车,就算车里面往往只坐了一个人。我们还是会继续消耗着大量的能源,我们还是愿意购买那些包装十分精美、包装过度的产品和礼品,我们还是会欢欣鼓舞的点着外卖、拆着快递,制造出更多的垃圾,购买超出我们使用需求的各类商品。

我们每一个人对于美好生活的愿景以及我们实际的生活态度和生活方式间,往往存在着巨大的冲突和矛盾。但不要忘记,这个社会,是由我们每一个人造就的。

版权声明:本文由lom599乐百家发布于lom599,转载请注明出处:阶层等级,之后的我们都变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