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尊严的活着lom599乐百家,拨开云雾见光明

2019-06-18 16:15栏目:lom599

“放过对错才知答案,活着的勇敢;没有神的光环,你我生而平凡;在心碎中认清遗憾,生命漫长也短暂;跳动心脏长出藤蔓,愿为险而战……” ——《只要平凡》

(第一次在豆瓣写影评,努力学习中,不足之处还望指出~)

版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恕我直言,世界上的每一位,都是凡人。凡人就有生老病死,病了就得吃药。有一些病,得了它就像被下了死亡通知书。白血病就是其中的一种。

关于药的文艺作品很多,比如鲁迅先生作过的“人血馒头”。但与先生作品中无声的控诉不同,《我不是药神》在赤裸现实中剖开希望的光芒。 电影围绕着“走私廉价药”和“正品天价药”的矛盾展开,牵扯其中的几乎都是小人物:卖印度神油的潦倒商人;唯唯诺诺的好好先生;为女儿治病的单亲妈妈;抢药救人的小黄毛;操着上海口音念圣经的牧师;形形色色的底层白血病人…… 男主角程勇跟这件事是最没有直接利益相关的人,他一开始的目的谈不上高尚:不要做救世主,要赚钱。 可随着走私药的生意越做越大,他跟卖药小团体之间是在互相改变的。比如小黄毛剪下的寸头,比如程勇从一开始骨子里对疾病的厌恶蔑视到最后义无反顾地开车挡住警察让病人们快走。 关于卖药小组,印象最深的戏其一是老刘揭穿张长林卖假药被围攻的时候,小黄毛二话不说冲上去干架,思慧绑起头发抄起凳子就砸,五个走私药的齐心协力砸了一群卖假药的场子。 这段其实配了快节奏甚至有点燃的音乐,但我还是看得泪目了,用一个不太恰当的词,那真是熊熊燃烧的团魂…… 其二是程勇宣布不干走私的时候,其他四个人没有所谓的道德绑架,而是选择在滂沱大雨中离开。(这场戏的演技真是隔着大银幕都要溢出来了!!!)程勇的明显转变是在吕受益的去世之后,可是早在和这群人相处的时候,他们就已经开始互相影响了。 电影很经典的一句台词是卖假药的张长林说的,中国人最大的病是什么? 是穷病。 程勇听到之后什么话也没有反驳。 他知道这个病吗?他当然知道,他肯定也知道自己亏本走私的药救不了成千上万买不起药的慢粒白血病人。可总要有人,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小学课本里有一则故事,小男孩在把退潮时滞留在海滩上的鱼放回海里,路人无法理解说成千上万的鱼他救不过来,也没人在乎。小男孩回答说这条小鱼在乎,这条小鱼也在乎…… 每一个生命都是有人在乎的,像电影里患病的老太太说的,她想活下去。程勇在救赎自己的过程中,也救赎了无数的人。 电影一开始的名字叫《生命之路》,再后来改成《中国药神》,最后才改成《我不是药神》。我觉得改得特别好。 我不是药神,也没想当什么救世主,就是一个不想让自己儿子以为自己是坏人的凡人。 大先生还说过,愿中国的青年能做事的做事,能发声的发声。 有一分热,发一分光。 就令萤火一般,也可以在黑暗里发一点光, 不必等候炬火。 有这样艺术价值和社会价值兼具的华语电影,是我们的幸事。 (题目用了GAI爷《虎山行》里的词,一往无前虎山行,拨开云雾见光明。梦里花开牡丹亭,幻想成真歌舞升平。 但电影演到最后时,程勇在被押送监狱的路上,沿街送行的病人们纷纷脱下口罩。程勇在人群中,仿佛望见吕受益和小黄毛在朝自己笑。那个时候我抹着眼泪,想起的是歌词的后两句。)

作者:等风的人(来自豆瓣)

虽然不知道慢粒性白血病和白血病有啥区别联系,但是高一时其他班上的一位同学,被查出来白血病,导致那段时间我常常百度这种可怕的疾病。他们班有两个我初中时的好兄弟,私下里我们就聊起这事,从他们口中,我得知了这个不幸的孩子有多么的乐观,印象深刻的一段他的聊天记录是:

© 本文版权归作者  七只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来源:

“如果你找我,我在线,就说明我还活着;如果我一直不回你的话……”

或许是因为自己是疾病患者,从之前看到的片花,再到朋友们零星的讨论,对这部影片,一直充满了好奇与期待。事实上,徐峥没有让我失望,药神让我感同身受。故事开篇中的程勇,一方面神油店门可罗雀,连房租都岌岌可危,一方面父亲重疾缠身,前妻又试图来带走儿子,当小旅馆老板带来老吕时,程勇是抗拒的,他知道走私的严重性,一个国内定价三万七的药和他的神油并不是一回事,换言之,神油就算走私,也判不了罪。其实是什么促使程勇去走私?正义?使命感?都不是,只是穷,穷途末路的程勇发现这条“致富路”,起初他只是为了赚钱,救命也是赚钱,命就是钱。最初走水路运来的仿制格列宁销路堪忧时,程勇和老吕尝试去医院以及去病人短暂居住的隔断挨家挨户的推销,看到这一幕的时候,我的泪珠已经泛滥了,回想起自己确诊前在南京某医院附近的廉价出租房时的情形,一次是有母亲的陪伴,一次是独自一人居住隔断间,每有一点响声便会瑟瑟发抖。推销无果后,老吕想到了思慧,群主,一个说话应该是有分量的人物,一个看起来靓丽无比,却有一个CML女儿的单亲妈妈,而单亲的原因,也只不过是因为女儿患有慢粒白血病。穷病,让一个父亲毅然决然的抛弃了自己的女儿,义无反顾。在思慧的联络下,仿制药打开了销路,程勇也打开了财路。黄毛在此刻出现,农村孩子,得病后怕拖累双亲只身来到上海,没有钱的他想到抢药,而抢来后却也分给了别人,他病的只是身体,他的心仍旧是明澈无比。财路大开的程勇,良心未被泯灭,他雇用了老吕,思慧,老刘,黄毛,几个患者及患者家属,程勇为了说服老刘做翻译,和老刘在教堂对话时,老吕的话有那么几时让我又记起了他是爱情公寓里的关谷,但庆幸的是,本片中,他就是老吕,一个被疾病折磨想要活下去的老吕,一个面对孩儿慈爱的父亲,一个面对恩人感恩的热血男儿。树大招风,仿制药虽救命却也与法律国情背道而驰,加之被无良的张长林威胁,不想有牢狱之灾的程勇打算收手,仿制药被张长林变成了摇钱树。盆满钵满,却仍旧像吸血鬼一样洗完病人的救命钱,也最终没有收到患者的保护。张长林的入狱,仿制药的断货,老吕病发自杀,这一切又唤起了程勇的善心,他再次铤而走险,前往印度进药,而这一次,老吕没有等到,年轻的生命就此终结,划上句号。程勇从以原价代购给患者,到自己补款代购药物给患者,给了患者生的希望,却没有逃过法律的制裁,即使曹斌请求不经手案件,仍有别人在侦查案件,黄毛为了保护药物,躲过了警方,当他想胜利比v时却被大卡夺去生命,而那时的他刚刚理完发,买好票,准备几日后回家,探望以为自己早已客死他乡的双亲,可他,等不到了。生命那么脆弱,难道得了病就得死吗?谁家没个病人?你就能你一辈子不生病吗?生病就是如此一件让人没有尊严的事情。戴着口罩的患者们,他们的眼中仍旧有星星,他们仍然渴望留在这个世界,程勇被带往看守所时,道路两旁都是自发来送他的患者,这些患者靠着程勇代购回来的药物,艰难的又撑过了一段时间,那一刻,我又泪目了。谁都知道走私犯罪,谁都又知道走私的药物助人无数,而人生就是有这么多的无奈,一边人情,一边法制,顾人情则会枉法制,无法制则国不立。但好在,希望仍在,格列宁最终入医保,慢粒白血病的存活率至今已达百分之八十五,我们感谢身先士卒的人,也感恩日益良好的政策,我们祈祷,未来,明天,希望,你,我,都安在。

“你闭嘴,别瞎说!”

© 本文版权归作者  等风的Tyr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那可能是我睡着了哈哈哈……”

他还总喜欢避重就轻。有人问他“你现天天在病房里都做些什么呀?”“天天打游戏呀”。惹的别人甚至还有些羡慕。

后来,他病情好转,似乎是骨髓移植成功,大家都以为他快要痊愈返回学校了;再后来,大家听说病情又恶化了。没过多久,那个班上就永远少了一位学生。

我去他的空间看过好多次。在生命最后的那一段时光里,他始终没放弃过希望,始终乐观地鼓励着自己,甚至鼓励着他的同学们。他有时也表达了那种遗憾,遗憾那些想去的地方没有去过,想做的事情没有做过,遗憾将要离开这个世界。但谁要找他聊天,他就要跟谁皮几句,似乎得病的并不是他,而是其他人。越是如此,越是让人感觉心疼。

从朋友那里知道,他最开始的症状只是牙疼,疼了好久,很严重,但一直没想过会是白血病。从那以后,只要牙疼,就算是吃东西硌着了,我也要查资料,努力说服自己没有得白血病。直到现在,听到牙疼两个字,还是会条件反射一般地想到它。大概就是长期以来的心理阴影了。

所幸的是,从小到大,我并没有生过这种大病,唯一一次比较严重的是小学得了脑炎住了一个月医院。刚开始还十分的担心,因为健康讲座讲过“流行性脑炎死亡率极高”这种话,但是查出来是病毒性的也就放心了。在那个人满为患的医院里,听妈妈说在重症监护室外面看到了被抬出的小孩子,和我的年龄差不多大,还看到了一旁连站都站不住的家长。我好奇非要去看,可被妈妈拦住了。出院以后,听说一个关系特别好的小朋友还为我哭了,以为我会死,没良心的我听了却只想笑。现在想想,妈妈当时应该也怕的很吧,连爸爸当天都从外地赶了回来看我。后来爸妈两人经常给我说,不希望我成绩多么多么出色,只希望我锻炼好身体,健康快乐就好了。可能和那一番折腾也有关系吧。

健康是每个人的心愿,没有正常人希望自己每天生病。可是疾病本就是埋在我们基因组里的炸弹,稍有不慎就被我们自己引爆引发连锁反应,每个人都几乎不可避免的要生病。病了怎么办,治!现代医疗科技空前发达,除了少数疾病,大部分病都有有效的治疗或控制方法。我猜只要能得到及时有效的治疗,几乎人人都能活到80岁高龄吧。怎么才能得到及时有效的治疗呢?有钱就可以!所以张长林在电影中有句台词说的太对了,这世界上只有一种病,穷病!人穷了,什么病都是病;有钱了,什么病都能治,那可不就是没病了嘛。

刚才说的可能已经快陷入诡辩论了,但是这个电影为什么那么令人感动,其中一个原因就是在于它描写了患了“穷病”的病人们不惜一切代价活下去呀,他们静坐,他们抗议,他们去印度走私,他们为了活下去可以放弃坚持一生的教条信仰!

这就是为什么程勇被奉为了神,他冒险犯法从印度走私来格列宁,给了那些想活下去又没钱活下去的白血病患者一线生机,虽然靠吃药没办法痊愈,但是至少可以帮他们多撑过几个黎明,对他们来说,每一天都是一个无价的馈赠,凡人无法给他们这种礼物,只有神才可以,药神!

程勇绝非神,他是个上有老下有小的普通人,他走私药物最初只是为了赚钱给老爷子治病。他撒手不干也只是惧怕风险和张长林的威胁。但是当张长林背信弃义,朋友因吃不上药而死,程勇内心的愧疚感被激发出了,同时被激发的还有他的神性。于是他重操旧业,让救命药跨海而来,亏本卖给曾经的患者,“就当我还他们的”。

因此黄毛不再看不起这个曾经眼中满是利益的程勇,甚至为了保护他牺牲了自己。此时的程勇,应了歌词中的那句话,“放过对错才知答案”,什么法律、什么利润,已经统统不放在眼里,在他心里只有救人这一个念头。张长林劝他,“穷病是救不完的”,他不说话,他不说话,他只想救一个,再救一个……虽然对于这个世界,他做出的改变甚微,但对每一个得救的人来说,程勇改变了整个世界。

警笛声响起,他让领到药的人快走,自己留下来挡警车,看到他们安全撤离,他没有反抗,平静的接受了冰冷的手铐。可当他看到包抄的警察把来买药的人悉数逮捕的时候,却突然变得狰狞,似乎想挣脱出去救他们。那一刻,他的表情宛如耶稣。

在被送往监狱的路上,因他的药得救的白血病患者挤在路旁为他送别,连警察都放慢了车速让他静静地接受这一殊荣。随着车开过,病人们陆续摘下口罩,那是我见过最真挚的致敬。泪眼模糊中,程勇似乎看到了已经死去的吕受益和黄毛对着他欣慰地笑,对他来说,这就是最好的慰藉吧。如同《勇敢的心》的结尾,刑场上的华莱士在人群中看到了他死去的妻子。与华莱士相同的是,他们的救赎都到此为止,而他们的故事,会流传到很远很远的地方,变得广为人知。

© 本文版权归作者  Henry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版权声明:本文由lom599乐百家发布于lom599,转载请注明出处:有尊严的活着lom599乐百家,拨开云雾见光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