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人不是药神,极夜里的一束稍纵则逝的光

2019-06-18 16:15栏目:lom599

看电影之前特地去豆瓣搜了个评分,记得那时候的分就已经在8.9了,然后顺带着瞥了一眼类型:喜剧片。

因为评分高才去看的一部电影,所以也是意料之中的好看。(以下内容涉及大量剧透) 一开始的程勇,确实是为了钱去卖药。因为种种原因他不再卖药也和曾经的伙伴分道扬镳。可后来,老吕因为白血病快要不行了。老吕的妻子找到了程勇。影片中,程勇曾经去过老吕的家。温柔的妻子,刚出生的孩子,正在治疗同时也赚了钱的老吕——看起来很幸福的一家。如今呢?曾经不那么美丽却温柔而精神的妻子憔悴不堪,蓬头垢面地出现在了程勇的面前。但是那个时候,药物对老吕已经没用了。老吕选择了自杀。许多白血病患者来吊唁他,程勇看着前来吊唁的人们,看着这些在绝望和痛苦中挣扎的人们,他想赎罪。他以进价把印度仿制药卖给那些病人。在病人们被抓时,没有一个人供出他来,一个老太太走出来,请求警察不要再追查这件事。她说——她病了三年,吃了三年的进口药,房子吃没了,家人吃垮了。她说——他才卖500块钱,他连钱都没赚。她说——她不想死,她想活着。这里我看到一个绝症病人每天活在未知的恐惧里的样子。曾经温馨美好的家庭因为绝症垮了。看到了他们每天挣扎着,坚定地想要活下去的信念——“我想活下去。” 我忽然就想起来一位长辈……不停的化疗,头发也没有了,不停的吃药,不停的检查……最后还是走了,还是走了。我至今记得那天,m抱着我哭,她也哭,我抱着她也哭。她说,如果能找到那种药…… 药……救命的药,却卖出了天价。4万一瓶让人怎么接受?程勇将儿子送去了国外,几千块进的药卖500,只为帮助那些活在绝望里却拼命地伸手去抓住希望的人们啊。 黄毛为了不让程勇被抓,开走了他的车。黄毛死于车祸。他开车前那句“开一次又死不了”却是一语成谶。最后程勇被捕,被捕的那一刻,他没有想反抗,因为他看见,那些人把他的药送了出去。可当他看见送药的人被抓的时候,挣扎,无力,痛苦,全部写在了他的脸上。最后他还是进了监狱,那些被他帮助过的人,站在路边送别他。恍惚中,他好像看见了黄毛和老吕。 后来他出狱了,和我想象中不同。我以为,他出狱那天,会有很多很多人来接他。没有,只有他前妻的弟弟。药神不再是药神,不知道他是否是被所有人遗忘了,毕竟,大家迎来了新的生活。像是一首悲怆奏鸣曲——曲终,人散。 太过于现实了。曹斌代表的是情,人情。他舍不得抓卖假药的程勇,舍不得断了病人的活路。而局长代表的是法。法治社会,法大于情。违法必究,就是这个样子。法与情,这个亘古不变的话题,思修课讨论过无数次。每次讨论我都在法与情之间摇摆不定。法律不讲情理之中,走私就是走私,卖假药就是卖假药。我不能说法律错了,我也不能说程勇错了。可这结局,就是这么无奈。 最后跳出剧本,说说其他。其实也没什么特别想说的了。 影片节奏把控的非常棒,氛围很沉闷,服装造型也符合角色的性格以及当时的心境。 在网上也找了很多的相关资料,非常用心的一部电影,非常用心的演员。王传君不再是关谷,他就是王传君。

图片 1

实不相瞒,其实打一开始我对这部电影兴趣就不大,但是,你能相信在北京的电影院看场电影才20多块吗?(赶上了活动)再加上我这人又禁不起煽乎,同事一招呼,最后也就屁颠屁颠跟着去了。

© 本文版权归作者  LASONDAS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文|张瑞 7.4夜

其实直到电影开始的那一刻我还心存疑虑:这不就是一个药贩子的事儿吗,居然还能上升到“药神”的程度,无论怎么想都觉得这事儿有点毁三观。

1.

这可能是我这几年看过的最好的国产片,在国产片普遍被少打一两分、对国外片极其包容的豆瓣,点映期的《我不是药神》也已经高达9.1分、票房破亿。

我们终于有了反映现实、深究人性的“高分韩国片、印度片”;戴上假发的徐峥、与戴上口罩的王传君,果真没有让人失望。

其实,正如青年导演文牧野所说,这部戏让每个演员都祭出了巅峰演技。

这是一部根据真实事件改编的电影。

影片的开头,徐峥扮演的壮阳药贩子程勇,穷困潦倒的生活一败涂地:卧病不起的老父亲危在旦夕;离婚的老婆还要带着儿子移民美国……大上海典型的落魄中年男人,靠走私壮阳药,他是救不活老头子了。

图片 2

(陷入困境的程勇)

这时,王传君扮演的慢粒白血病患者吕受益(老吕),滑头猥琐又油腻地出现了:帮我走私点“印度格列宁”——吃个橘子吧。

正版的治疗慢粒白血病的格列宁,高达4万,一旦停药,只有等死;而印度仿制格列宁,出厂价仅仅500。——药效还是一样的!

程勇缺钱;老吕缺药。

图片 3

(慢粒白血病患者吕受益)

当生活陷入绝境,总会逼人不折手段;当利益的诱惑足够大,也总会让人铤而走险。——程勇成为了印度格列宁的中国代理商,尽管这种药在中国是禁药。

“谁要做救世主,我要的是钱。”——程勇靠这样的初衷拉拢了5人走私小团队:

白血病患者老吕、女儿是患者的思慧、离家出走在上海自生自灭的少年患者黄毛、一个不正经的牧师老刘。

通过病友群的群主,售价2000的救命药,供不应求;5人团队缺钱的有了钱;缺药的有了药。

一切似乎很完美,程勇竟然还搞起了“公司团建”。

团建时,原本靠跳钢管舞为生的思慧,再也不用跳了,她看着滑稽的男人拿着程勇打赏的钱,在舞台上搔首弄姿,她喊着“跳啊!跳啊!”,眼神里都是过去的自己,那种迫不得已的委屈、心酸、不甘,以及对程勇的感激。

在一次假药宣传大会上,牧师这种有点小聪明又有点操守,同时“慈悲为怀”的小文化人,当面揭破骗局,引来了假药贩子张成林的“惦记”——他卖毫无作用的假药尚且财源滚滚,更何况程勇卖的是管用的禁药。

再三踌躇之后,程勇选择把代理权转让给了张成林。——毕竟是禁药,时刻都有牢狱之灾,见好就收,可能是最好的选择。

电影的第一个重要转折点:程勇宣布不干了。

他的解释,给谁都一样卖,很显然没有任何说服力。在做生意的同时,他们已经产生了一种成就感,甚至是荣耀:他们走私,但他们卖的是救命的真药。

病友群每天有成千上万的患者,在等待着希望,更多的在等待着死亡,他们的头像不知道在哪一天,便会彻底灰暗,不再点亮。——程勇是他们续命的“神”。

倔强又自闭的黄毛,摆出了决裂的姿态;思慧或许不理解,但她尊重勇哥的决定;牧师老刘,尽管不愿意看见这个下场,但依然怀着仁慈,“愿主保佑你”。

图片 4

(治愈5人组:牧师、思慧、程勇、老吕、黄毛)

老吕还在自我欺骗,作为一个承受着白血病折磨的上海底层青年,是程勇给了他新的生活。

最可怕的不是死亡,而是在走向死亡的路上,耗尽了所有对于生活的向往。之前老吕不止一次想要自杀,直到儿子出生的那一刻,他“一下子就想活下去了”。

他带着勇哥去家里做客,从不喝酒的老婆,硬是敬了勇哥一杯白酒;他带勇哥看自己摇篮里的儿子,露出了本剧难得的纯净、暖心的笑。——他找到了活着的意义。

当勇哥再次确认不干了,老吕佝偻着瘦削的躯体,不甘、悲伤、绝望,又极度克制压抑。

勇哥不仅仅是救他的恩人,更是信仰一般的存在,是他让自己的生活,重新回到“小幸福”的模样,是他拯救了成千上万吃不起正版药的患者:他无意封神,但他一步步被拥护着走向“药神”的高台。

现在这个信仰崩塌了。

图片 5

(勇哥到老吕家做客)

再然后,电影就开始了,东拉西扯的讲了讲程勇这个主角的社会地位和家庭关系之后,王传君饰演的吕受益就出场了,他蓬头垢面,带着口罩,手里抱着个袋子,贼眉鼠眼的像程勇打听能不能搞到印度仿制药。

2.

生活若是像程勇那样想的也就好了:自己“洗白”做服饰小生意;药让张成林接着卖,更重要的,给老吕、思慧的女儿、黄毛续命。

生活怎么可能都如愿;老吕再次闯入勇哥的世界,已是奄奄一息。

同样是走私,张成林是彻彻底底的生意,他才不在乎什么人命,更不介意榨干在死亡门口徘徊的人:他把印度走私药涨到了3万一瓶,没有人再“拥护”,也便落得被警察追捕。

曹斌,勇哥前妻的弟弟,上海城乡结合处颜值担当的刑警。周一围把这个典型的角色,演出了最不典型的味道。

他拿着调查结果汇报上级:这不是假药,药效相同,价格却只有正版的八分之一。

紧接着,他和局长之间有一段发人深省的对话——

局长:是不是走私? 曹斌:是。 局长:进没进医疗手册? 曹斌:没有。 局长:那还不是假药?!

这一刻法律显得如此冰冷,没有顾及一点人情,而曹斌陷入了抉择与煎熬。

当他突击抓捕一大批购买印度格列宁的患者,没有一个人愿意透露卖药者是谁。一个500从印度走私,又500原价把救命药卖给他们的人,不是药贩子,是救世主!

白发苍苍的患者向曹斌哭诉:

领导,求你一件事。求求你们别再查了。 这药假不假,病人自己能不知道吗? 我得病3年,正版药吃了3年, style="font-weight: bold;">房子吃没了,家人被我吃垮了, 现在这便宜药才卖500,能救命…… 药贩子根本不赚钱呐, style="font-weight: bold;">谁家还能没有个病人, style="font-weight: bold;">你就能保证自己一辈子不生病吗? style="font-weight: bold;">我不想死,我想活着,行吗?

活着,这个最基本的诉求,是他们唯一的坚持。

曹斌握起老奶奶颤抖的双手,他再也没有犹豫,放走了所有人。这一刻,他让冰冷的法律有了温度;自我撕裂的曹斌,在这一刻,站在了老百姓这一边:他们想活着,有错吗?

图片 6

(刑警曹斌)

原价走私原价卖的傻子,正是“洗白”一年之后的程勇。

为了老吕,他再次铤而走险;实现了“小康”的他,用一种近乎慈善的方式在走私救命药,纵然进价涨到2000,他依然只卖500。

张成林笑他:这世上只有一种病,就是穷病。

在他不走私的那一年,是张成林把药卖到3万之后被追捕的那一年,也是市场上没有印度格列宁的一年,更是老吕吃不起药,看着自己慢慢走向死亡的那一年!

“吃个橘子吧。”再次相见,老吕的第一句话还是橘子。

清创时,老吕撕心裂肺的哀嚎,让勇哥不忍猝看;而老吕的妻子,面无表情,她早已经习惯了。患者在长年累月的病痛折磨中,不仅让自己走向毁灭,也透支了家属所有的温情。

王传君把一个反复化疗,病入膏肓,快要耗尽最后一滴灯油的病患,刻画得入木三分。为了演好这场戏,王传君提前和病人一起生活,暴瘦20斤,为了把生命最后一刻的状态把握到位,他两天两夜不吃不睡。

所以你看见一个面枯眼空、发残骨立的老吕,他是那么的“丑”,没有一点人样,你除了心疼,只有深深的无力感,他活着和死有什么两样?

是的,他活着比死还痛苦。临死之前,他看着熟睡的老婆孩子,露出最后的笑容,安静地离开了,他终于解脱了!

王传君这些年的坚持与不被理解都是值得的,哪怕只剩几个像他一样有坚持有追求的演员,也不至于满屏面瘫;抄袭的《爱情公寓》电影版,就让陈赫之类去演好了,反正他们一时半会也不知道什么是演技。当然,嘻嘻哈哈把钱赚了,他们才不会那么像王传君那么又累又傻地追求什么艺术。

如果两年前的《罗曼蒂克消亡史》让我们看到了王传君的惊喜,那么《我不是药神》就让我们看到了什么是一个演员的自我修养。至此,《爱情公寓》所有原版人马的业务水准,和王传君根本不在一个层次。

第三次,具有象征意味的橘子出现在黄毛的手中,老吕走了;勇哥带来了救命药,却救不了被死神捏住的人。

老吕就像橘子一样,表面活得皱里皱巴;内心酸楚无助;少有的一丝甜,也在风刀霜剑的摧毁下消逝殆尽;最后腐坏、死亡。

图片 7

(病入膏肓的老吕)

这时候,我听到坐在我周围的人都异口同声的脱口而出:啊~这不是关谷吗?

3.

无论如何,我这药卖定了!勇哥送走了自己的儿子,他知道他的下场。

这次义无反顾的一心救人的举动,引回了孤僻的黄毛,以前看不起勇哥的黄毛,被勇哥彻底征服。

越是日积月累的被人性光辉所折服的崇拜越是致命,黄毛死心塌地跟定勇哥了。在勇哥拖着一车药即将被发现的瞬间,马路杀手黄毛甩开勇哥,挑衅警察,那份得逞的喜悦与嚣张,淋漓尽致:我竟然救了勇哥!

在被曹斌的追捕中,黄毛被车撞死,曹斌抱着黄毛的尸体,自责、愧疚……赶来的勇哥,锥心之痛质问曹斌:他才20岁!他只是想活着!他犯了什么罪!

图片 8

(程勇:你是不是特看不起我;黄毛:以前是)

他只是想活着,你们为什么赶尽杀绝!

坐在黄毛的床头,看到黄毛买的高铁票,他泣不成声:黄毛离家出走之后再也没有回家,家人都以为他死了;勇哥让他回家看看,他很“听话”买了票。

外界与内心,让勇哥走上了绝路,他什么都不顾及了!他要继续卖印度格列宁!我就是要救命!

毫无疑问,他被抓了,被抓的那一刻,他还在给白血病患者亏本送药。抓他的不是曹斌,黄毛去世之后,曹斌辞职不干了。

带着手铐,站在闵行法院的勇哥什么也没说,他只希望,白血病患者的春天早一点到来。

全片最光辉而且不显得空的催泪一幕,让所有在场的观众积累了两个小时的泪点彻底释放:

被宣判5年的勇哥被押送监狱,长街两边,全是被他救助的白血病患者,他们脱口罩致敬(初次与白血病患者见面时,勇哥非常反感他们戴口罩);电影还象征性地把离去的老吕和黄毛,放在了人群中。——以这样一种理想化的场景,去致敬这样一个英雄,一个救世主!

看到这里,我一度以为勇哥会重新审判,会无罪释放;因为本片的原型陆勇,是无罪释放的。

勇哥果真改判了,3年;我想,大概是因为,电影毕竟是面向大众,审核者要让大众知道:做好事,也不能违法。

电影最后的结局,和中国现实一致:国家将正版格列宁纳入了医保。并且:2002年,慢粒白血病的存活率只有30%;到2018年,存活率是85%。

没有比这更完美的结局了吧:涉及千万底层百姓的议题被关注被解决,让所有人都看见生活的希望。

这部电影上映的2018年,离真实案件发生的2015年,只有3年,几乎是故事发生之后,电影就进入了制作,这或许才是我们所期望的:

好的电影,它应该反映现实、反省现实,坚守一份良知,甚至推动一个国家的进步。

图片 9

© 本文版权归作者  燕燕於飛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确实,他在《爱情公寓》里的关谷的确太深入人心了。

以至于观众一看见他的脸甚至想不起他叫什么,脱口而出就是“关谷”。

所以他纵有实力,但是想转型却很难。

其实电影的前半部分我看王传君,是真心没进入到他的“慢粒白血病人”角色里去,直到众人散伙之后,程勇再次见到老吕的时候,他脸色苍白,面无血色,气若游丝的靠在床头。程勇就问他:你怎么弄成这副样子了(大概是这个意思,完整版台词记不太清了)他笑说,没药吃,就是这样了啊!边说着边低下了头。

那一笑中有勉强,有无奈,有心酸,有凄凉....太多太多的复杂情绪融合在一起,那一刻,恰恰无需太多修饰,因为仅这一笑和一句再简单不过的台词就足够动人。

也是自那个镜头起,我就再也不会因为看到他就想到关谷神奇而出戏了,因为眼前的表演已经足已说服我并且让我相信,他就是一个普通的慢粒白血病人,他就是老吕,仅此而已。

除此之外,老吕临死之前的镜头也同样很打动我:在前一晚上,他半夜起床,无言的看了一眼睡梦中的妻子和妻子怀中安然熟睡的儿子。

那一眼同样也包含着太多情绪,这一场戏,他没有用隐忍的啜泣或是无声的眼泪这种直观传统的演技来诠释,相反,他表现出来的只有一种近似诡异的平静,我想,大抵是因为彻骨的绝望吧。细看,他的目光中也分明有着对妻儿的留恋和不舍。

再有,与之形成对比的,让我想到了电影中的另一个桥段。彼时的老吕趴在婴儿床边温柔的说着,自从见到儿子的第一眼起,就没再动过自杀的念头,他还面带希望憧憬的说着,希望听见小家伙叫爸爸,甚至再努努力,还能看见他结婚,自己当上爷爷...

是啊,药就是命。

如此明显的对比,强烈且残酷。

如果说,老吕的结局是合情合理,那么黄毛的死确是在我意料之外的。

那天他终于把多年的杀马特发型剃成了板寸,他跟程勇说,我打算过两天回趟家看看,连火车票都买好了。

其实这个镜头一出来我就大概猜到了接下来可能会发生的事情,因为这个情节向来是电影中惯用的一个手法,只要人一说到回家就好像就必出什么事儿似的。

果然,看到有警察来搜查,黄毛的第一反应就是想替程勇挡下,于是他出了车祸,抢救无效,死亡。

起初我不明白,因为我实在不想看到这里面每个人物都死的死,伤的伤。

我还是希望大家最后都活下来,是大团圆的结局。

可恰恰是电影拍醒了我,因为残忍的本就不是电影本身,而是血淋淋的现实。

他们这些人的结局只不过是千千万万病人的一个缩影而已。

电影的最后,程勇还是被带上了法庭,被判了刑。最后他回监狱的时候,所有吃过他药的病人都整整齐齐的站在街上送他,大有“十里长街”的壮观场面,程勇看向窗外,他仿佛还看见了老吕和浩子,他们逆着光看着他,冲着他笑....

电影散场之后,我去洗手间照镜子,妆都已经被我哭花了。

所以,大概每一部伟大的喜剧的中心都是悲剧吧。

图片 10

从看完电影到现在,我一直觉得这部电影很奇怪,因为明明影片的题材离我很远,但是就是会不自觉的跟着流眼泪,大概这就是导演的高超之处吧:没有血淋淋的片段,没有直逼人心的震撼,只是通过一些写实的手法和一些侧面的烘托便令人难以招架,进而一点一点的击垮观众内心的最后一道防线,直至眼泪放肆决堤。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夜溪灵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版权声明:本文由lom599乐百家发布于lom599,转载请注明出处:本人不是药神,极夜里的一束稍纵则逝的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