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子同袍【lom599乐百家】,闲话太阳的后裔

2019-07-25 05:57栏目:lom599

  小护士按照姜暮烟的交代把柳时镇和徐大荣挡在急救室外,心里还是挺不安的。依着她的判断,这两个人是黑社会的头目和副头目。

《太阳的后裔》在我看来是一部很好的恋爱示范剧,基本上恋爱中所有可能发生的情况都有发生,作为一部剧将所有的可能性都聚化了,无论是甜蜜、苦涩、磨难以及犹豫。现在我就想列一列在我眼中看到的这部剧里体现到的——恋爱中不可缺少的幽默感。

        看一部电视剧,往往是其中的感情支撑我继续看下去。隔了一个星期再看《太阳的后裔》,乌鲁克地震中重逢,每一次艰难的选择,每一次彼此擦身而过望向彼此的余光,每一个危险瞬间的牵挂,我想,大概是世界上最温柔的话语,最深情的告白。

  要不是来电显示印证柳时镇“Big Boss”的身份,还真想和小护士讨论一番:柳时镇和徐大荣,究竟谁更像头目,谁更像副头目?

有很多朋友曾经跟我聊到过,不知道如何与陌生人展开话题,或是有可能在还没有确定恋爱关系时候,有可能就聊着聊着没有共同话题了,然后就不了了之了。所以,恋爱中必不可少的幽默感就是进行初步了解对方的必不可少的,不仅是拓展话题,还可以半真半假的获得很多对方的信息。所以,这部剧在这个方面基本上是一个非常非常好的典范了。这部剧里的幽默感,体现在人与人接触的任何情况,无论是姜医生与柳大尉、尹明珠与徐上士,还是平时战友与战友之间,上下级之间,医护之间,甚至是与对手之间,但凡有一丝缓和的空间,都有着不可忽视的幽默因素

        “我一直很想念你。折磨过身体,费过劲,喝过酒,可是我还是很想念你”“一直很后悔那天早上没有见上一面就走了”“你一定不要受伤”……每一句,都深藏情意。

  其实,明明黑着脸站在后面的徐大荣更符合黑社会硬朗的风范。

第一集×(剧情1):

        高班长、李致勋、河子爱、宋医生,每个人身上都散发着魅力,这是治愈的良药。

  编剧很聪明,开了一个反差萌的玩笑。

玩具枪的子弹雨点般打在小偷额头,摩托车翻倒。

        至此,也很喜欢徐大荣和尹明珠的爱情,中尉和上士,军衔的差别,上司和下属之分。尹中尉可以命令徐大荣做任何事,军队内外,爱情内外,而他又是如此执着,如此隐忍。深爱着她,却要逃避,要退缩,想靠近却不得不保持距离。机场偶遇、地震中重逢,那句“你还等什么”,结实的拥抱表明了他的勇敢。而面对她的进一步,他却后退一步,敬礼“我有个想法,点名检查时间到了。”古典的乐声仍然荡漾,她呆立原地,笑容凝固。

  最开始的塑造,刻意营造出徐大荣“强”,柳时镇“弱”的对比。看见劫案,徐大荣顺手就把玩具枪塞到柳时镇手中,上前帮忙,柳兄却嘟嘟囔囔明明在休假哎;知道偷手机的小子可能遇到麻烦,对失足少年颇有同情的徐大荣立即打算去解围,看到姜暮烟就已眉开眼笑的柳时镇心里已经开满了桃花,泡妞当然更要紧,他即时装肚子疼,徐大荣怎么可能不知道他的心思,陪他装、陪他再装,柳时镇知道装不下去,麻利地跟出去救人了;至于和小混混们的群殴,本来徐、柳两人占尽优势,凭着随口一吆喝,不讲道义的小混混们一起亮出了刀子,柳时镇就势缩在徐大荣身后,颇有点儿闯了祸好怕怕的样子。

路人试了试车:还好摩托车没什么问题。

        我知道,随着剧情的发展,会出现一些美丽的误会,比如尹明珠和柳时镇,徐大荣和姜暮烟,但是也相信,最后的最后,柳时镇和姜暮烟,尹明珠和徐大荣。

  第一次真正亮出柳时镇的长官气质,是尹明珠在气头上命令徐大荣敬礼又不接受他的敬礼。官大一级压死人,男人徐大荣可以转身避开女人尹明珠,上士徐大荣却无法避开中尉尹明珠。柳时镇轻轻按下徐大荣敬礼的手臂,解决了僵持的局面,他面带微愠,指责尹明珠这是虐待下属,说的却是军人伦理——论军阶,他,也是尹明珠的长官。

徐大荣:报警了吗?

        两对情侣角色的设定都很喜欢,现在会对尹明珠和徐大荣这对苦情男女更青睐。

  柳时镇和徐大荣是特种部队一个小队的指挥官和副指挥官。小队只有五人,既有亲密无间的战友情谊,又有泾渭分明的论资排辈。比如,最晚加入小队的年轻队员,自然要做点儿帮队长扶穿衣镜的小事情,老资格的队员抱着吉他在旁边一片闲散模样。但是,当徐大荣说起部队也有美女军医的话题,这话里有揶揄、有调侃、甚至还有自嘲,八卦段位还很不够的年轻队员傻乎乎满嘴跑火车得接了下茬,徐大荣的眼色燃了一下,言下之意很明显,很多事,他可以说,别人就是不能说。从柳时镇军阶以下的其他知情人,立即很给力地扑过去修理小朋友。这气氛,实在是太和谐了。

路人接过包:算了。为了一个偷优惠券的,搞得出入警局更麻烦。反正,他受伤和我没有任何关系。千万别来麻烦我。

        或许,只是因为像。

  柳时镇和徐大荣都是作战经验丰富的优秀军人。在赶赴战区的军机上,柳时镇作为指挥官其实什么都心里有数,但是,他更愿意以一种松弛的姿态显露徐大荣的精准和谨慎。这是一种作战艺术,让彼此以各自最自然舒服的存在感制造默契。

路人骑车离去。

        爱情里最痛苦的是求不得,处于下位的徐大荣,不受司令官的待见,父亲对女儿的爱意,阻挡了他追逐幸福的步伐。就像被捏在手里的棋子,下在哪里,身不由己。尹中尉申请前往乌鲁克,“你的礼物在路上”,这温柔的情话,最终却被一纸调令毁掉。机场意外遇见那刻,“你又要逃吗?我都追到这里来了,你还想逃到哪里去?”他的沉默,他的无能为力,在司令官面前,他没有输,但是在一个父亲面前,他输得一败涂地。不可抗拒的命令,一遍遍响起的手机,屏幕上出现的名字,心心念念,却是无法靠近。手指滑过接听键,她在那头难以置信,他在这头眼眶盈湿。

  在团队行动中,指挥官对部下太过情绪化,会失了分寸,很多话需要第二把手去说。准备解救人质的演练中,年轻队员的失误造成演练失败,批评和警示是身为副手的徐大荣吼出声来。但是,对外打交道,团队第一把手必须扛起首要的责任。面对友军的挑衅,徐大荣和其他队员若是动手,就是越位,就是失控;而柳时镇若是不动手,就是示弱,就是认怂。他必须出手,展现他自己与整个团队的气势、能力和机智。这架打得让没有经验的年轻队员惊心,徐大荣却很冷静地分析形势,句句精到。不得不承认,柳时镇和徐大荣的相互了解和彼此配合都已到了极致。

徐大荣摸出手机:这里有一位摩托车受伤者。

        她懂他,所以她死皮赖脸,在他想要逃离时,给他勇气。他爱她,所以他越后退。每段爱情里都需要一个弱者,他是,她也是。

  柳时镇和徐大荣是上司和下属,是搭档,是朋友,更是兄弟。比方说,徐大荣曾被不良前辈带入歧途,这件事,基本是个禁忌。想想看,除了有类似经历的金起范无意中知道,其他人谁还提过?但是,柳时镇却是可以把黑社会这事儿挂在嘴边随意调侃的。后来,徐大荣特勤时穿黑色西装,柳时镇当即以此说事儿。不过,徐大荣在柳时镇面前也有些许的特权:偶尔特别不在意、特别不买账、特别能拆台。就像柳时镇拿黑西装逗趣,徐大荣当即回嘴,自己皮肤长得白,穿黑色就是特别帅……在柳时镇面前嘚瑟自己长得白这个优点,就像一棵甜菜向一个朝天椒叫板,说自己比任何辣椒都要辣。对此,柳时镇呵呵哒,也真就认了。

柳时镇给躺在地上的小偷包扎,旁边看热闹的人群中有人录视频。

        看了7、8集,乌鲁克地震,军人和医生,灾难面前必不可少的人给我很大的触动。高班长和巴佑两个只能救活一个时,医生的抉择和判断成为关键。我以为,在姜暮烟做出选择后,还是会出现转机,两人一同得救。但是,结果却是出人意料。很多时候,现实就是如此现实。姜暮烟想起高班长临终前的话语,看着面目全非的施工现场,那些面容一一浮现,终于失声痛哭。

  有时候想想,徐大荣像他喜欢喝的咖啡——醇厚;柳时镇像他喜欢喝的矿泉水——清冽。但是,他们两个人,其实是很相像的。

小偷:行了,我没伤着。

        死亡,从来都是沉重的话题,很难想象到明明是两个活人,自己要给其中一个判死刑的场景。姜暮烟在我脑海里重塑了医者形象,或者说展现了另一面,李致勋医生也是。

  司令官下了海外派兵的命令。免去赴汤蹈火的危险,异域的事务性军事任务无异于休假。其他队员都雀跃不已,徐大荣皱起了眉,柳时镇居然面露惶然,他们都心有挂碍,徐大荣舍不得离开尹明珠这么久,柳时镇惦记自己两次失约让姜暮烟失望、漫长的异地恋会不会动摇他们本不牢靠的爱情。

柳时镇:躺好别动。乱动伤了脊椎,可要一辈子受罪。说着抽出小偷裤子上的腰带。

        灾难面前的真情,废墟里的情感交锋,真假虚实,爱恨情仇,各种交织。

  而之后的浴室相遇,这对难兄难弟也心照不宣。柳时镇惋惜徐大荣恋情的坎坷,徐大荣看穿柳时镇恋情的挫败。他们俩都不提自己,而是安慰对方:天涯何处无芳草;他们俩又很清楚,都是用情至深之人,各自心底深藏的情种,怕是没那么好遗忘。

小偷:你这是干什么?

        7、8集里对柳时镇的刻画没有姜暮烟的深刻,没看的时候,觉得可能会大写特写军人(男主)在抗震中的英勇行为,比如为了救人受了重伤,比如把两个伤者都救了出来,实际上没有对他进行很失实的渲染。一个尽职尽责、果敢敏锐的大尉,一个温情满满的普通男子,没有超人的能力,没有超强的大脑。这样的设置,不虚假,不做作,也是很难得。

  这前前后后的拉杂牵扯,到了乌鲁克,越来越有趣。

柳时镇:体现社会正义后,对伤者采取应急措施(幽默元素,对自己的行为进行定义)。(对摊主)那边的玩具娃娃,卖两个给我。

        每一个善良的人都应当得到上天的眷顾和垂怜,我希望太阳的后裔们也会有美好的爱情、美好的未来。

  柳时镇下令自行排雷,报告到上司那里,本来挺为难,柳时镇现身展示好战友就是用来坑害的,拖徐大荣出来垫背;知己知彼的徐大荣飘出鄙夷的小眼神,眼看着人来疯的柳时镇替他由批评把风头转向了表扬,再拉高到吹嘘。上司虽然迷糊,人却不傻,直接给他们安排了体罚。要罚?就一起罚。

摊主:那是非卖品。

        有人预测说最后柳时镇会牺牲,而我,绝对不想看到这样的结局。(事实上是happy ehding)

  关于爱情……徐大荣会提示柳时镇,姜暮烟的到来也许是前缘未了;柳时镇会亲自把尹明珠寄来的包裹递到徐大荣面前,生怕慢了半分;徐大荣会打趣,柳时镇怎么分分钟就能弄哭了姜暮烟;柳时镇会为司令官给徐大荣的爱情作梗而生闷气……

柳时镇:就算是非卖品也卖给我吧,要不然我全拿下(半威胁半玩笑的幽默感)。对了,有没有签字笔什么的,借我用一下。

        在我的人生里,所有军人都应当活得平安幸福快乐。

  这些都是最好的战友情谊。

第一集×(剧情2):

        包括那个远去的人,大概他快要收假了,想问一句你还好吗?

手机铃响,打断柳时镇。

徐大荣:部队吗?

柳时镇:部队是部队。(举起手机对徐大荣)但不是我们部队。

特写:尹明珠

徐大荣紧张:别接。

柳时镇:得接啊!接了让她来这儿。(佯作义愤)像个男人,见面谈清楚。 (拿对方开涮)

徐大荣:我请客,牛肉。

柳时镇:吃肉的钱我还挣得起。 (继续)

徐大荣制止柳时镇接电话:洋酒,十七年的。

柳时镇:十七岁的话可是未成年啊。 (调侃)

徐大荣:介绍女朋友,表妹在飞机上工作。

柳时镇:空军吗?

徐大荣:是空姐。朋友圈里还有很多她同事的照片。

柳时镇:这么有用的家庭关系,竟然一直隐瞒到现在吗? (幽默

柳时镇把手机递给徐大荣:把你手机给我看。快点快点。

徐大荣挂断他一直在响的电话,却浑身摸不到自己的手机。

柳时镇:你现在是在给我放烟幕弹吗?干嘛摸没有口袋的那一边? (幽默

徐大荣:刚才……

第一集×(剧情3):(恋爱登场

隔帘拉上,阻开柳时镇凝视姜暮烟的眼神。

徐大荣:把手机交给医生,看来那家伙已经跑了。

柳时镇魂不守舍:是啊,好像是跑了。

徐大荣:出去找吧,应该还没走远。

柳时镇:是啊,应该还没走远。你快去吧。

柳时镇傻笑,遭徐大荣鄙视。他连忙装病呼痛:啊!我的肚子……突然肚子……好像是盲肠炎……

徐大荣:盲肠不在这里。

柳时镇换个位置揉:是这边。肚子怎么了?

徐大荣:刚才那边才是盲肠。

柳时镇自嘲地转换话题:那个家伙找死啊!走吧。

隔帘内,姜暮烟做缝合手术。

护士乙:像黑社会,头目和副头目。(纠结)是不是我推得太用力了呢?

姜暮烟认真地穿针引线:别担心。用起刀来我更拿手。

患者惊到,艰难地吞咽口水。

第一集×(剧情4):(初有好感,建立信任

姜暮烟快步走进急诊室,护士甲给金起范擦血。

姜暮烟:这个病人怎么回事?怎么会这样?

柳时镇一脸无所谓:发生了点事故。在附近发生了一点不雅的事故。

姜暮烟气愤:这可不是事故,是暴行。两个大人把一个孩子打成这样吗?

柳时镇:什么话……

姜暮烟:病人,谁把你弄成这样?是这个人干的吗?

金起范呻吟:不是。是这位大哥救了我。

姜暮烟循循劝导:病人,这里是医院,别怕。有保安队,照实说就行。是这个人打的吧?

金起范:说了不是这位大哥了。

柳时镇:不管他怎么说,你都不信吧? (刷存在感)

姜暮烟睨他一眼,对金起范:给你注射镇痛剂,全身拍X光片。河护士,伤口包扎结束后……

护士甲:别担心,我会亲自带他去的。

姜暮烟:崔护士联系保安室,就说现在去确认监控录像。我给警局打电话。

姜暮烟吩咐完径直离开。

柳时镇追出:喂,稍等。(刷存在感

18、医院大堂日 内

柳时镇追上姜暮烟。

姜暮烟:让开。

柳时镇:会让开的,但得把误会解除。那孩子说的都是真的,那孩子……(建立信任,如果是不相关的人,误会也应该没有关系

姜暮烟打断:我的病人是你的孩子吗?

柳时镇尴尬,换做低调的方式(态度转换,为了达到解除误会的目的)解释道:你的病人偷了我同事的手机,我们来找手机,刚好遇到他被人揍,所以就把他救了。

姜暮烟:救了一个偷自己手机的贼啊?

柳时镇点头。(面对怀疑的时候,肯定简洁的回答更可信

姜暮烟:一般情况下把他揍个半死才正常吧?(拨打报警电话)喂,112吗?这里是海星医院急诊……

柳时镇挑起姜暮烟手中的电话,耍酷地接住,挂断。(制止对方的同时刷存在感

姜暮烟:你这是干什么?

柳时镇:坦白说,警察来了就麻烦了。

姜暮烟:是吧?

柳时镇点头。

姜暮烟:把手机还我。

柳时镇:其实,我们是军人,正在休假。如果牵连到暴力事件就麻烦了,得写各种各样的报告。拜托,帮帮忙。(提供更多信息,即是证明自己,又是提供更多信息给对方了解。如果对对方有好感的话,主动提供信息供对方了解,而不是等对方来询问,这样更容易促进相互的了解,并且建立初步的信任。这个时刻,由于大家都不熟,切忌提供假的信息,这个时候是为后期的关系打信任基础,一旦有任何信息发现有误,就会动摇后面的信任大厦

姜暮烟:我为什么要帮你忙?你是军人还是流氓关我什么事?把手机给我。

柳时镇展示佩戴的士兵牌:这是大韩民国所有男人都有的,你不会信。(掏出证件)这个要说是伪造的,我也没办法。你哪个学校毕业的?(证明自己的同时,自黑以退为进

柳时镇不肯还手机,反而做出一副无谓的样子:海星学院的话,是明仁大学毕业的吗?(开始展开攻势

姜暮烟:你问这个干嘛?

柳时镇:你认识尹明珠吗?好像学级差不多。(找两个人共同的熟人

姜暮烟的眼神呈现出些许失落:你怎么认识她?难道……上士、中士、下士什么官?(已经进入聊天模式,放下部分戒心

柳时镇:保安官。

姜暮烟:对了,保安官。你就是那个保安官吗?

柳时镇:虽然我不是那位,走吧,让明珠给你确认一下我的身份。(找两个人共同的熟人

姜暮烟悄悄松了一口气。(明显的是姜对柳有好感,才会松了口气

19、医院走廊僻静处日 内

尹明珠:好久不见。(喜欢一个人,可以非常直接

徐大荣:是。

尹明珠:为了躲我,费尽心思。可你看起来气色不错嘛。

徐大荣:是。

尹明珠;我们能不能不讲究军衔,好好说话!要没有军衔,是不是根本就不理我了?

徐大荣:是。

尹明珠:你真的找死吗?要躲我到什么时候?(哽咽)为什么不接我的电话?为什么连生死都不让我知道?究竟要逃到什么时候?回答啊!又不是不知道我为什么这么问。至少让我听听你的声音吧?

徐大荣目无焦点,淡然道:不是你想的那样。希望尹中尉不要误会,我是为了你才离开的。变心了。我没本事为变心做辩解。仅此而已。(喜欢一个人,可以离开对方,为了让对方放心,甚至说自己变心了。但是在现实生活中,没有这种剧情,千万不要那么傻,喜欢一定要追到死心

尹明珠:我不信。

徐大荣:没什么吩咐的话……

尹明珠:别这样……

徐大荣:告辞了。

徐大荣转身大步离开。

尹明珠:别这样,别走。徐大荣!站住!徐大荣上士,你对上级连个礼都不敬就走了吗?

徐大荣回身,端正敬礼。

尹明珠一步一步走过来:就这么站着,站到明天天亮,站到死为止。我一辈子不会接受你的敬礼。

徐大荣一言不发地敬礼,望着虚空。

柳时镇放下徐大荣的手臂,对尹明珠:你这是虐待行为。(幽默感化解问题

尹明珠:这是卑鄙的军人精神教育。什么事?

柳时镇:我需要恢复军人名誉。你告诉她我们的身份。

尹明珠看也不看姜暮烟:这位可不会信我的话。

姜暮烟:比起初相识的人,怎么也该信旧相识的话。说说看。

尹明珠:是吗?那就报警抓他们两个。他们是逃兵。

柳时镇对着尹明珠的背影吐槽:你这个人……

徐大荣对姜暮烟:请把手机还给我。

姜暮烟:身份确认好了。(对柳时镇)还给他吧。(信任就是这么建立起来的,很微妙不是么?:P现在为止建立了比较好的信任基础,立体的信任感更坚实)

柳时镇对徐大荣:既然这样,那就看看这手机里究竟有什么。(对姜暮烟)那,误会解除了?(确认问题是否解决)

姜暮烟:只是确认了身份。暴行是另外一回事。跟我来。(误会解除,为下文找新的话题)

20、医院监控室外走廊日 内

保安:我们在找,大概需要五分钟。请在这儿等一会儿。

保安调取监控录像期间,姜暮烟与柳时镇各自等待,无意间手指相触,姜暮烟尴尬地找话题。

姜暮烟:和明珠究竟是怎么认识的?(熟人是很好的共同话题)

柳时镇:陆军士官的前后辈关系。

姜暮烟:哦。

柳时镇:身份也明确了。还一定要确认监控吗?我的样子可不像会说谎的。(刷存在感)

姜暮烟:杀人犯们大多长得像老好人。

柳时镇:这话好像也对。

姜暮烟:突然这么认真我很怕的。这里除了我们俩没别人。(幽默感体现出来,调节气氛,瞬间轻松起来。这里面的姜医生的情商很高)

柳时镇:别担心,保护美女、老人和小孩是我的原则。(听上去半真半假,越真实的话有的时候听着越像假的

姜暮烟:幸好属于其中一类。

柳时镇:不属于吧。(也在开玩笑,加深熟识度

姜暮烟:老人啊!(自黑,幽默感体现出来,调节气氛,瞬间轻松起来。这里面的姜医生的情商很高)

柳时镇:……

姜暮烟:大老板先生尊姓大名?(主动进攻

柳时镇:我叫柳时镇。你呢?

姜暮烟:姜暮烟。

柳时镇认真地:很高兴认识你。

姜暮烟瞥了眼对方伸出的手:别套近乎。(以退为进,心机很深啊,赞一个

22、医院监控室夜 内

姜暮烟失声惊叫。

监控屏幕回放,柳时镇和徐大荣跟十几名混混儿缠斗的画面。

姜暮烟关切之情溢于言表,看到柳时镇一人制服数名坏蛋,不由兴奋道:是、是,就那样!好!打得漂亮!

姜暮烟再看向柳时镇的目光满是欣喜。(目光透露心情,千万不要隐瞒自己的情感哦,不要怕被发现,要勇于展现,要大大方方地展现

23、医院走廊夜 内

姜暮烟:情况确认过了。抱歉误会你了。(对误会解除进行肯定确切的回答

柳时镇:如果觉得抱歉,我真有不舒服的地方,你能帮我看看吗?(加深接触,创造机会

姜暮烟:哪里不舒服?

柳时镇指左腰:这里。

姜暮烟一指头戳过去,柳时镇惨叫弯下腰。

姜暮烟:装得有点夸张哦。

柳时镇掀开衣服,姜暮烟大惊失色,那里果真贴着染血的纱布。姜暮烟探查伤势,柳时镇出神地看着她。(赤果果,此处无声胜有声,永远记得,所有的动作眼神表情都会说话哦。恋爱的时候为什么声音很小也可以听的到,因为用心在听啊,包括呼吸的声音都听得到,所以不用大声。吵架的时候,为什么虽然很大声也听不到,因为根本就没有听啊

24、消毒室夜 内

姜暮烟给柳时镇的伤口缝针:好像是刚才打架的时候,缝合的地方裂开了。什么时候受的伤?

柳时镇:有几天了。

姜暮烟:怎么受的伤?

柳时镇:在部队挥锹的时候。军人必须经常挥锹。

姜暮烟:是吗?真是奇怪的部队。挥锹的时候还中了枪。这是枪伤。

柳时镇意外:你见过枪伤?

姜暮烟:在韩国当然没见过。去非洲当志愿者的时候见过。

柳时镇:既然你知道,那我就告诉你。(郑重地)其实,这是在诺曼底受的伤。那时,我在枪林弹雨中,救出了战友。(由于身份特殊,所述为实情,但是很容易被误认为是开玩笑,所以事实与玩笑由可能只是转了一个念

姜暮烟正色:那位战友的名字,叫大兵瑞恩吗?(纯开玩笑,幽默

两人对视,柳时镇失笑。

姜暮烟:缝好了。一周后可以拆线。这期间需要不断消毒。部队也有医院吧?

柳时镇:可以来这里吗?(表明心迹

姜暮烟:这儿不远吗?

柳时镇:远。可以每天都来吗?(进一步表明心迹

姜暮烟:每天有点夸张。一周三次。一周来四次的话痊愈得快些。

柳时镇:你当我的主治医生吗?(进一步表明心迹。。。提要求了,哇哈哈)

姜暮烟:伤口消毒是不是主治医重要吗?(确认,姜真的是情商很高啊,不能显得很急迫

柳时镇:当然重要。尤其是主治医的美貌很重要。(进一步表明心迹。。。表明兴趣点,又夸奖了对方。撩妹赞

姜暮烟:选择主治医的标准是美貌的话,恐怕没有更好的选择了。我帮你预约,两点过来吧。(姜超有自信啊,这个是必须的,无论是不是最美貌,幽默不可少,自信不可少。

柳时镇:医生的话,没男朋友吧?因为太忙。(升级版问题,确认目标

姜暮烟:军人的话,没女朋友吧?因为太苦。(升级版问题,确认目标,棋逢对手啊,看得我好开心

柳时镇定定望着姜暮烟:谁来回答啊?(印证

25、部队宿舍夜 内

战友甲高举镜子,柳时镇拎着两件衣服在身上比划。徐大荣夜跑回来。

柳时镇:副队长,这件好还是这件好?

徐大荣:穿那么漂亮去哪儿啊?

战友甲:右边那件再比试一下看看。

柳时镇:明后天去海星医院。消毒。

弹吉他的战友乙停下手:医务队就在前面,非得花一个半小时的车程去消毒。

柳时镇对镜试装:体力就是国力。在拥有大韩民国最高水平医疗队伍,最先进医疗设备的海星医院接受治疗,用健全的身心状态,捍卫祖国!(幽默感,好喜欢,不要笑我花痴,这么幽默的男人,谁不喜欢!!

战友甲:喔!

徐大荣:医生漂亮。

战友甲:啊!

柳时镇:部队医院里没有美女啊。

徐大荣:有。

战友甲:对,我也认识!不是尹明珠中尉吗?(陶醉)真是漂亮极了。

众人目光怪异,战友甲犹自滔滔不绝。

战友甲:可听说被男朋友甩了。真想看看是个什么样的家伙……

战友乙、丙抓住甲塞进穿衣柜里。

战友甲:你们干嘛?

柳时镇:你这小子,多大的好奇心?竟敢拿来换命!

战友甲从柜中探出头,无辜地:我换什么了?

柳时镇叹气。

徐大荣:我也明后天去海星医院。(对柳时镇)搭个车。

柳时镇:副队长为什么去?

26、海星医院缴费处日 内

徐大荣接过银行卡与缴费单。

工作人员:住院费结完了。

柳时镇叹息:军人工资才多少。(警告金起范)多保重!想要做坏事别让我看到。(对徐大荣)我去看医生了。

徐大荣把单据递给金起范:好好吃药。吃药前好好吃饭。

金起范:谢谢你帮我付款,我还不了,如果想借此机会说教的话……

徐大荣:没想说教,你走吧。走了。(好帅,我其实更喜欢徐大荣,好酷,口水都流了一地了、、、

金起范叫住他:偷了你的手机,对不起。

徐大荣:知道了。

徐大荣扭头离开。

金起范:哎,那个……挨打也不行,给钱也不行,哥你是,怎么逃出来的呢?

徐大荣:逃到一个绝对追不到的地方。

金起范:那?是哪儿?

27、医院大堂 日 外

柳时镇左右寻找姜暮烟。几名护士推着担架车的重伤患者匆忙进来,姜暮烟跪在担架车上满手满身是血,她正给病人做心肺复苏。

姜暮烟急道:前面!让开一下!河护士,好像还需要更多的血。

护士甲:我再准备五袋。

护士甲迅速离开做准备,担架车的速度慢了下来。

姜暮烟:前面让开一下!(对护士乙)干嘛呢?快点儿。

柳时镇顾不得搭话,连忙顶上护士甲的位置,推起担架车快步奔向手术室。

28、手术室 日 内

柳时镇被隔在门外,手术室旋即亮起红灯。旁边信息板标明——2号手术室,主刀医师姜暮烟,LED时间显示12:27。

柳时镇独自一人在手术室外等候。

灯光渐暗,过时空。

走廊空无一人。

姜暮烟揉肩走出手术室,回头看了一眼时间。

18:04

29、部队训练房/医生休息室 夜 内

柳时镇半裸上身做引体向上,棱角鲜明的肌肉满是汗水。

手机铃响。

柳时镇:喂。

姜暮烟:柳时镇先生吗?我是姜暮烟。(不要等待,主动联系,主动抓住,主动伸出橄榄枝,喜欢就要有行动

柳时镇:手术结束了吗?

姜暮烟:是的。听说你来过医院了。

柳时镇:被医生放鸽子还是第一次。

姜暮烟:有个紧急手术,

柳时镇:活了么?

姜暮烟:什么?

柳时镇:那个紧急手术的病人。

姜暮烟:是的,救活了。

柳时镇:真厉害啊!这是你的手机号吗?

lom599乐百家,姜暮烟:是。

柳时镇:你有我号码啊。(姜把柳的手机记下了,争取主动,厉害,永远

姜暮烟:把我号码存好。(让对方存好,刷自己的存在感

柳时镇:希望明天能见到你。

姜暮烟笑道:你讲话从来不知道婉转吗?

柳时镇:我是说明天一定得看病。(哈哈,厉害,化被动为主动,幽默)

姜暮烟微微尴尬:是啊。我也是这个意思。

柳时镇:好像不是呢。(哈哈,厉害,化被动为主动,幽默

姜暮烟:这么不信任主治医生?吃药了吗?

柳时镇:不吃药的话会严重吗?需要住院什么的吗?

姜暮烟露出笑容:明天预约几点合适?

柳时镇:别了。不如现在见吧。(哈哈,厉害,升级打怪就在出其不意

姜暮烟无语,两人表情渐起变化。

柳时镇:不愿意吗?(确认

姜暮烟:愿意。来吧。(直接回答,不忸怩,他们俩个最终能修的正果,和她的这个行为特点有很大的关系的。

30、医院大堂/洗手间/电梯间 夜 内

柳时镇焕然一新地出现在医院大厅。姜暮烟已经换好常服,对镜整理妆容。

电视墙播放的一条新闻引起柳时镇的注意。

新闻——两名联合国职员遭绑架。

与此同时,柳时镇的手机铃响。

柳时镇:团结。现在位于首尔江南海星医院。是。待命。

柳时镇说着跑向电梯间,两部电梯一上一下,与姜暮烟交错而过。(哎呀,这个擦肩而过,现实生活中也有哦,一般都是存在与思想层面的,幸好,打了电话,后面姜追到屋顶,确认心机。所以在现实生活中,如果遇到擦肩而过这种情景,一定要注意的是,及时确认主动解决,千万不要等,更不要带(心)病继续,一切问题尽量消灭在萌芽里。所以也就是为什么,虽然两个人的工作认识差距如何之大,甚至是有很多不能说的秘密,但是他们还能做到坦然相待,包容对方,尊重对方,最后走到一起

姜暮烟接电话:到了吗?

柳时镇(OS):是的,到了。不过突然有点事情现在要走了。

姜暮烟:你、要走啊?现在哪里?

柳时镇(OS):屋顶。

姜暮烟:屋顶?哪儿的屋顶?

31、医院大楼天台 夜 外

柳时镇站在天台上,姜暮烟走过来。

姜暮烟:在这儿干嘛?

柳时镇:很抱歉,这一次我要放你鸽子了。

姜暮烟刚要说些什么,就被直升机的轰鸣打断。

姜暮烟:有急诊病人。别在这儿,去一楼。

柳时镇:不。是来接我的。

姜暮烟:接你吗?什么事?(惊讶)发生战争了吗?

柳时镇望着直升机盘旋:在某个地方。不是这里,别担心。

姜暮烟:那到底什么事,直升机来接你走?

柳时镇:以后再跟你解释。不过我们约定一件事吧。(约定,占据对方的心,给对方留想念的要求,当有要求的时候,关系就会更进一步)

两人看着飞机降落。

柳时镇:下周末再见吧?不要在医院,在其他地方。

姜暮烟:你不来看病吗?

柳时镇:我会平安回来。到时和我一起看电影吧!(约会主题定调,让对方有所期待

姜暮烟看看他再看向直升机,面露犹豫。

柳时镇扶住她的肩膀:快回答。没时间了。好?还是不好?(加压,厉害,撩妹就是 要这么具有进攻性

姜暮烟坚定点头:好。(好男人和好女人都很少,认准了,就不要犹豫)

柳时镇:说定了!

姜暮烟望着他跑向飞机的背影,满眼不舍。柳时镇登机前,朝姜暮烟微微一笑。(以上的简单几句,就基本定型了关系,其实恋爱有时候很简单,对的行为对的语言,就会有对的结果)

后面的台词根据上面的思路去分析吧。我觉得整部剧真的是很好,恋爱观很正,又很勇于去抓,又很有自我,尊重对方,收放自如。所以修成正果是必然的。其实生活中,多一点幽默感会让生活多一些色彩,多一些轻松呢。

现实生活中的你是如何谱写自己的恋爱剧的呢?

猫Rachel

2016.5.6

版权声明:本文由lom599乐百家发布于lom599,转载请注明出处:与子同袍【lom599乐百家】,闲话太阳的后裔